娱乐新闻 演出资讯 读书 文学经典 衡水文艺 新书上架 文化衡水 历史钩沉 老照片 鉴赏收藏 今夜星空
 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文娱 > 文化衡水 >
心灵的故乡(谢永增)
时间:2019-06-25 09:45   来源:衡水新闻网-衡水日报
衡水日报新闻热线:0318-2073456    衡水晚报新闻热线:0318-2065067、2061234

谢永增
 

孙?#22812;擔?#22269;画)     谢永增 作
 

来孙?#22812;?#20889;生,?#25925;?#20303;在窑洞里,?#25925;?#30561;在土炕上。感觉又回到了小时候的家里,平静而温馨。?#28304;?#19978;学离开家乡后,土炕渐渐地离我远了,但躺在热炕上遐想的习惯没有丢,夜里的思绪就像春天里的野草一样,蔓延在孙?#22812;?#30340;土坡上。

在孙?#22812;?#20889;生的日子,每天晚饭后顺着山坳里的小路走上几公里,舒缓一下写生的疲惫。山里的夜,静谧空灵,纷扰尽去,踩在洒满月光的小路上,童心又回来了,用力地喊上一嗓子,山坳就像一个大音箱,“啊,啊,啊……”的声音传出去又返回来,听着我与“我”的合音在山里回荡,一身的疲惫一扫而空。

山西临县孙?#22812;?#27915;溢着浓厚的明清味道,这是吸引我再来的原因。头一次来就觉得这里不同寻常,与吕梁其他村庄有很大差别。说来也巧,村里有个宅子很像我姥姥家,姥姥家的老宅子也是清代建筑,太姥爷是民囯时期的郎中,深受当地百姓尊崇。据我老母亲说,当年那可是门庭若?#23567;?#29616;在还存有一块老百姓送的万民牌匾,正面刻着“杏林春暖”四个大字,后面刻的是密密麻麻的人名。这匾曾挂在姥姥家大门洞上,小时候去姥姥家最先迎接我的就是这块匾。现如今,姥姥家的老宅随着时间的流逝淹没在历史的长?#27704;錚?#21097;下的只?#24515;?#22359;牌匾了。不知道是宅子的缘分,?#25925;?#20559;爱这里,进了孙?#22812;?#23601;像回到姥姥家一样,觉得特别亲?#23567;?#36825;里的老宅子坐落在山坡上,院?#33258;骸?#19971;勾八连很是优雅,周边的山也比较低矮,与这些老宅相互衬?#23567;?#20208;望孙?#22812;?#30340;前人,更佩服那个时代的工?#24120;?#20182;们用灵巧的双手把一砖一瓦打造成有灵性的村庄,让我们这些为艺术而来的外乡人如获至宝。孙?#22812;?#19981;仅满足了我写生的欲望,?#36393;?#25105;有了为孙?#22812;?#28155;砖加瓦的愿望。

在孙?#22812;?#27809;看到读书模样的人,但村?#27704;?#21364;弥散着书香气,是那种读书氛围好的地方才有的气息。这个村子曾出过大人物,留下了耕读传家和经商持家的优良传?#24120;?#20182;?#20146;?#37325;培养子孙后代,读书会让步子迈得开、走得远。孙?#22812;的?#36208;出很多商贾官吏,是与读书分不开的。我迷恋于这种书香氛围,坐下来写生时能全神贯注。

从绘画的角度看孙?#22812;擔?#35828;一步一景也毫不夸张。房子依山而建,有音乐的?#35879;啵写?#26420;的原始味道,有让人静心凝望的空间,是难寻的写生场地。站在村子的高处,望着说不出名字的院落,心暖和了,没有孤独感了,徘徊的脚步有了?#36739;頡?#36825;个炊烟?#30041;?#30340;村庄也成了我心灵的故乡。

孙?#22812;?#30830;实是在一条“沟”里,绵绵的溪流弯弯曲曲地从沟里穿过。雨季洪水奔流,旱季细水长流,这条溪流是村子的命脉,“哗哗”的流水声,滋润了一代又一代孙?#22812;?#20154;,陶冶了无数人的性情。孙?#22812;?#23613;管长年有水流过,仍然是个缺水的村庄,是靠天吃饭的地方。

顺着孙?#22812;?#30340;小溪往上游走,是东王?#22812;荡濉?#19996;王?#22812;荡?#20303;户比较松散,窑洞?#22836;?#23376;都是建在比较陡的坡上,爬上去很费劲儿。东王?#22812;?#19982;孙?#22812;?#21448;不同,都是老百姓居住的窑洞,原始味道很浓,野趣横生让人心动,用我?#20999;?#37324;的话说,“那是真有感觉”,有感觉的地方才能坐下画。当然,感觉也不是人人都有的,感觉是修炼出来的,有感觉画出来才生动。我千里迢迢屡上吕梁,就是寻找心动的感觉,就是想把自己的心思转化为有感觉的画面。

初冬的孙?#22812;?#33485;凉的味道很浓,时常会勾起我的愁绪。现在村里年轻人少,祖孙三代出入窑洞的情景不见了。常见老人带着三四岁孩子玩,本以为是享受天?#23383;?#20048;,原来是孩子的父母外出打工,过年才回来团聚。想着年幼的孩子长年得不到父母关爱的那份苦,我心里不好受,眼泪便随着思绪在脸上慢慢地流淌。

夜深了,月光照在窗户纸上,树枝摇晃的影子在窗户上有点苍凉。风在外面呼呼地唱,我蜷缩进厚厚的?#26179;?#37324;,闻着被日光晒出的棉花味道,慢慢地进入了梦乡。

 
(责任编辑?#26097;?#24494;)


声明:
·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,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,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?#25105;?#38382;或质疑,请立?#20174;?#34913;水新闻网联系,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。
·本网刊登的服务信息、联系电话等,均为公益性?#21097;?#35831;您在参考使用时须谨慎,如有问题请立即向有关部门报告。并通知本网删除此信息。
·电话:0318-2065027 衡水新闻网 传真:0318-2023128 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·稿件处理时间:9:00—18:00
阅读推荐
专题策划
高速公路之王APP